快捷搜索:   s  xxx  as   rp3nt3r  1111  

那年的这一天:八国联军打到了北京城……

历史上的这一天,1900年8月14日,清国皇太后慈禧狼狈逃出紫禁城,由于八国联军正在攻打紫禁城的正门午门,所以慈禧只能把她的朝廷装在几辆骡车上狼狈从神武门出逃。

神武门,帝国皇城的后门。

对于中国人来说,20世纪是以八国联军侵华开始,以北约联军轰炸中国大使馆结束的。

慈禧出逃的时候,帝国的首都北京已经是血流成河,她只需回头一望,就能看到北京城内的滚滚硝烟。

而为了护送慈禧的出逃,北京城内最精锐的健锐营官兵不得不火线撤退保卫他们。健锐营的撤退引起了义和团的愤怒,清国的正规军放弃正面抵抗往北而去,这在农民们的眼里是临阵逃脱,义和团们是要追上这些正规军“算账”的,农民们对帝国军队的仇恨不是一天两天之内形成的。

清国护驾的健锐营官兵立即与义和团们冲突起来。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大混乱。官兵们朝义和团农民们猛烈射击,在枪弹下和战马的踩踏下,义和团农民们纷纷倒下。情绪复杂的帝国农民们拼死反抗,而日、法两国官兵正从东西两个方向压过来,这些洋兵没有对那几辆骡车给予特别的注意,而是立即就向义和团开了火。接着法军也到达了。这是真正的大规模杀戮,数千义和团被猛烈的炮击和步枪的射击压缩在皇城城墙下,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日、法两军的屠杀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直到所有的义和团团员全部没有了声息。

那年的今天,八国联军打到了北京城

进入皇宫的八国联军官兵在乾清宫内坐在龙椅上

著名军旅作家王树增在自己的著作中无可奈何般的写道,这是1900年最后一批倒在京城里的义和团团员。他们年轻的身体里流出的鲜血沿着帝国古老的皇宫宫墙缓缓地流着,一直流到夕阳将整个京城染得一片血红。

而在此之前,八国联军的战火已经将天津和大沽口完全摧毁,中国军民伤亡累累。

这难道就是文明人给我们这些野蛮人带来的现代文明吗?

他们带来的却是战争与屈辱,这些打着保护侨民旗号的所谓“八国联军”不但没有带来文明,反而在中国的首都肆意抢夺。

前几天,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精神顾问还称上帝支持美国向邪恶发起进攻,他竟然说“圣经授予特朗普总统道德权威。让他有权用任何必要手段,包括刺杀,甚至战争,去消灭恶人”。

那年的今天,八国联军打到了北京城

特朗普与他的“精神顾问”

这些话甚至会让今天的美国人都感到龌龊。

但在一百年前,美国就是这么干,那些闯入中国的八国联军在北京肆无忌惮的抢劫与屠杀,而领着他们踹门屠杀的,就是那些身在中国的“宗教人士”和“精神顾问”, 这些“上帝的信徒”在联军占领北京之后的行为令人困惑,因为他们一旦从生死线上侥幸活下来之后就都毫无例外地成为了最彻底的抢掠者。他们和中国的教民一起,带领联军官兵闯进帝国贵族的红漆大门,甚至砸开普通平民百姓的木门,开始了近乎疯狂的抢劫。他们比联军官兵们更“懂得什么最值钱”。这些传教士什么都要,从最贵重的金银珠宝一直到一张看上去已经残破的中国画。一个叫都立华的洋牧师居然自己“单独占领了一座王府”,就连残存在这座巨大王府里的家具、幔帐、瓷器甚至锅碗瓢盆,都让他搬到了市场上摆了摊,他对他的“同仁”说:“瞧,这都是上帝的恩赐!”

北京西什库教堂的主教樊国梁是抢掠另一座王府礼王府邸的总指挥,为了把这座王府中“有价值的财宝”运往教堂,数辆大车竟然连续运送了整整七天。这位主教还大量收购教民和联军官兵手中的抢劫赃物。无论外国传教士们所宣扬的宗教教义多么的神圣纯洁,1900年北京城里外国传教士的“商业行为”还是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一个主教后来面对指责说得坦率而透彻:“我认为,钱比祷告更可以给我安慰。”

那年的今天,八国联军打到了北京城

北京西什库大教堂主教樊国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