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s  +s  as  钓鱼岛  xxx  055  歼20  +rp3nt3r

专家:选择对抗台湾沉沦

  香港《中国评论》月刊总编辑、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创中心专家委员周建闽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6月号发表总编思语:《选择对抗,台湾沉沦》。文章内容如下:

  5月1日,台湾收到多米尼加共和国与其断交的通报。尽管早已有所预判,不过仅仅在多米尼加与中国政府正式宣布建交之前一小时才收到通知,还是让蔡当局十分不爽。台湾“外长”吴钊燮在记者会上宣称这是中国“巨额金钱诱骗”的结果,目的是对台湾“外交打压”;蔡英文也号召台湾朝野团结一致,放下偏见,共同对付中国的压力。观察家们注意到,无论是蔡英文或吴钊燮,他们一反常态,均改口以“中国”称呼海峡对岸,而不是再度执政以来惯用的“中国大陆”来看,蔡英文当局显然已经撕破面皮,赤裸裸地摆出一副要和中国大陆进行全面对抗的姿态。

  选择对抗,意味着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准备放弃过去两年以“新四不一没有”(承诺不变、善意不变、更不会走回对抗的老路、不会在压力下屈服;没有“九二共识”)为主轴的温和“台独”路线,转向一条强硬对抗式“台独”路线,这无疑是台湾当局重大的策略转折。这样一条强硬“台独”路线将给台湾和两岸关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其产生的缘由及背景为何?未来两岸关系与台湾的发展趋势何处去?凡此种种,均需两岸智库深入分析思考,更需引起两岸民众和知识精英的高度重视!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从来台湾问题发生重大变化,无不与国际政治风云变幻相关。台湾虽小,但在东亚地缘政治中所处的位置十分重要,历来是信奉战略遏制理论的美国眼中的战略要冲。所以尽管当年为了对抗另外一个超级大国,不得不“丢卒保车”,“断交、撤军、废约”,放弃台湾,与中国大陆建交;但始终留下一个尾巴。而这个“尾巴”随着冷战结束,国际政治态势发生重大翻转,中国大陆对美国的战略地位下降而重新定位,赋予了新的使命。不过,由于现代科技的进步和中国大陆的快速崛起,台湾由于距离大陆太近,已难以承受“独立”的风险和遏阻中国大陆的作用。所以冷战以来,尽管台湾当局不断试图加入美国主导的东亚地缘政治安全组织和“亚太再平衡”战略,但历届美国政府一直未予准许。如学者分析,美国希望台湾在其亚太战略中只是一个“安静的贡献者”。在美国战略学者眼中,台湾的军事安全贡献是:其一,与美国分享科学技术和经验,特别是在应用资讯、网络通讯领域;此外,台湾与大陆的斗争经验可供参考。其二,为美国提供侦察和情报方面的支持。美国不愿台湾过多涉入东亚和亚太政治安全事务,是担心一旦台湾加入东亚及亚太战略中,很可能使“台独”势力有恃无恐,难以掌控而冒犯大陆划定的红线,引爆两岸冲突,这将导致美国被迫作出选择:是在一个不合适的地方与同是巨型国家的中国打一场毫无把握之战还是放弃台湾?无论如何,这都使美国在战略上已经先输了一局。

  而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出于他的冒险个性和背后保守政治势力的意识形态躁动,以及美国战略界对中国崛起方向与他们当初的设计完全不符的焦虑,将美国战略大方向由反恐转移到对付中俄的大国竞争上,中国成为它的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在这种思考与战略部署下,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进行新的战略和策略设计,在掀起贸易战的同时,台湾被当作一个战略棋子重新启动;而这又与民进党当局的反中“台独”战略不谋而合。台湾朝野在私下里对美国国会和战略界不断煽风点火,唆使其出台了一系列重要涉台法案,如《与台湾往来法》、《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等,这些法案公然允许美台的各级官员甚至军事部门可以互访,包括美国军舰可以到台湾停泊,并获得后勤支援等。这无疑严重地违反了一个中国政策,侵害中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

  美国战略目标的改变和一系列具体政策法律支持,给“台独”势力打了一剂强心针。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台独”势力日渐嚣张,他们通过了《公投法》,大幅降低公投的门槛。今年1月5日《公投法》修正版正式颁布实施后,“台独”分子郭倍宏旋即和“台独”领袖李登辉、陈水扁、吕秀莲等组建“喜乐岛联盟”,在成立大会上,公开宣布将在2019年4月6日举行“台独”公投。若付诸实施,将严重冲击两岸关系,使两岸对抗上升到一个危险的新阶段。此外,民进党当局还提出或修改了一系列新的法案法例,表面上是加强台湾的法治,其实无一不是针对大陆及两岸关系。如“保防法”、“资通法”、“政党法”、“组织犯罪防治条例”、“党产条例”、“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并修改“两岸关系条例”,增加专门针对退役将领去大陆参加活动的“退将条款”、修改“国安法””,将大陆与恐怖组织并列,其矛头指向十分明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