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s  +s  as  钓鱼岛  xxx  055  歼20  +rp3nt3r

难忘,我的军旅人生“第一次”

  难忘,我的军旅人生“第一次”

难忘,我的军旅人生“第一次”

海军常州舰情电部门上等兵 杜 涛

难忘,我的军旅人生“第一次”

海军济南舰反潜部门上等兵 蒲 倩

难忘,我的军旅人生“第一次”

  海军长春舰对海部门上等兵 陈家伟

  在或短或长的军旅生涯中,每一名战友都会经历无数个“第一次”,但只有新兵时期的“第一次”最让人难忘。

  因为这些珍贵的“第一次”,见证了从地方青年到合格军人转变的足迹,也见证了军人素养的提升和思想境界的升华。

  守卫祖国海疆的海军舰艇部队新兵们,他们军旅生涯中最难忘的“第一次”莫过于第一次走上战舰,第一次出海执行任务。由于专业技术要求高,每一名舰艇新兵在新训结束后,还要接受近一年的岗前技能培训,经过严格的考核选拔,最终才能走上战舰,成为一名真正的水兵。

  今天,本版刊登的3位海军舰艇新兵军旅生涯的“第一次”,虽然很平凡、很普通,但对众多新战友的成长具有启迪意义。好钢需要千锤百炼,立足平凡岗位扎实历练,就能在搏击风浪中顽强成长;不管遇到什么挫折都别轻言放弃,梦想终有一天会照进现实,成就更完美的你。——编 者

  讲述人:海军常州舰情电部门上等兵 杜 涛

  第一次搏击风浪,我得了60分

  “只有经历过大风大浪考验的水兵,才是一名合格的水兵!”

  这是海军官兵中流传已久的一句话。东海舰队常州舰情电部门上等兵杜涛,偏偏对这句话不以为然。

  经过长达8个月的基础训练和层层筛选,杜涛终于走上战舰。跟随舰艇几次出海,杜涛居然没有晕船。

  见惯了新战友饱受晕船折磨,上士王长根笑言:“天生不晕船的人不多,杜涛算一个,看来是块当水兵的料!”

  可有些事还真经不起念叨——“天生不晕船”,是因为你经历的风浪还不够大。

  今年5月,常州舰赴某海域执行战备巡逻任务,与正在南下的冷空气不期而遇。呼啸的海风吹得战舰左摇右晃,海面上泛起白花花的涌浪,一波高过一波向舰艏扑来……

  平时停泊在港湾内,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战舰,此刻犹如一片孤叶随海浪摇晃。

  上舰后的第二天早上,轮到班长夏鲁东和杜涛值班。在雷达操纵台上坐定,杜涛觉得头重脚轻,身体好像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驱使着,随着船舱起伏摇摆。

  “注意观察海空情况!”班长夏鲁东的声音,洪亮而严肃。

  “明白!”话音刚落,一阵猛烈的眩晕感袭来,杜涛觉得胃里翻江倒海。

  他强打精神盯着操纵台屏幕——雷达波扫过海空,眼前是一片亮黄色的阴影,平日里熟记的“哪是商船、哪是假回波”,都变成一团混沌。

  “注意 方位,有目标快速移动!”夏鲁东不时提醒,杜涛赶紧低头记录。

  “海上战备巡逻,是维护我海上领土主权安全不受侵犯的重要行动,任何误情漏情,都可能带来严重后果。”夏鲁东对杜涛说。

  注意到杜涛面色苍白,夏鲁东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切地问:“是不是不舒服?”倔犟的杜涛强打精神:“我只是有点晕……”

  “晕船是一种正常反应,但战胜晕船却要靠意志力。”夏鲁东说。

  下午,海上风浪依旧,常州舰迎着风浪组织了多个课目操演。有了上午的经历,杜涛明显强了许多。

  晚点名时,情电长李亮亮给杜涛一天的表现打了“60分”。回到宿舍,他悄悄对杜涛说:“别灰心,要尽快适应舰艇环境!水兵的职责就是在风浪中守海卫疆,只有不断在搏击风浪中战胜自己,才能更出色地完成任务!”

  杜涛对这个分数心服口服。他从中看到了差距,也明确了努力的方向。

  讲述人:海军济南舰反潜部门上等兵 蒲 倩

  第一次独立值更考核,我考了个优秀

  仲夏某海域,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组织海上课目考核。济南舰反潜部门声纳兵蒲倩沉着冷静,操作精准流畅,上级考核组对她频频点赞。

  从青涩女兵成长为舰艇反潜系统操作员,蒲倩说,最难忘的还是第一次参加独立值更考核。

  “就像开车需要驾驶证、行医需要医师证一样,要驾驭战舰驰骋大洋,只有通过独立值更考核才有资格和底气。”自从分配到舰艇水声对抗系统,这样的话,蒲倩已经从老兵嘴里听过不知多少次了。

  刚从大学校园走上战舰,蒲倩并不十分理解:为啥大家把“独立值更考核”看得这么神圣?

  那天,战舰在海上与潜艇进行对抗演练。战友们在茫茫大海反复搜索,却难觅潜艇踪迹。

  战友们的眉头越拧越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