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s  +s  as  钓鱼岛  xxx  055  歼20  +rp3nt3r

退伍士兵讲述维和经历:离开祖国,方知祖国强大

  商丘8月1日电(记者 赵晖 通讯员 尚明侠)八一建军节前夕的7月30日上午,河南省永城市一座居民楼内,在举行一项特殊而神圣的仪式:客厅正中悬挂着党旗,一对身穿军装的父子并排挺立,面对鲜艳的党旗行军礼,唱国歌,重温入党誓词。其中,儿子胸前一枚金灿灿的联合国维和勋章尤其引人注目。

  这对父子都是退役军人,父亲叫洪木金,今年53岁;儿子洪斌,25岁。自从2012年参军后,六年来,这还是洪斌第一次在家过建军节,父子俩决定用这种方式庆祝自己的节日。

  洪斌2012年12月入伍,2014年9月赴南苏丹维和,2017年12月,因脚后跟长骨刺无法继续服役,退伍回家。在讲述维和经历时,洪斌说,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和平的珍贵,祖国的强大。

图为维和任务区的孩童将洪斌和战友们送的饮料喂给弟弟喝。洪斌 供图 图为维和任务区的孩童将洪斌和战友们送的饮料喂给弟弟喝。洪斌 供图

  出国维和,困难超出想象

  2012年12月,高中毕业的洪斌光荣入伍,成为原济南军区20集团军机步旅四营的一名军人。2014年9月15日,经过15天的实弹射击、卫生救护、掩体构筑、武装五公里等魔鬼式的集中训练,洪斌如愿成为一名中国第十四批赴南苏丹维和的工程兵。他与300余名战友踏上了充满危险与挑战的维和之路。

  洪斌的任务区是南苏丹第三大城市瓦乌。由于战乱频仍,触目所及之处,土地荒芜,民生凋敝,蚊子、内罗毕蝇、黑曼蛇猖獗出没,疟疾、黄热、黑热、霍乱、登革热等热带疾病在这片土地上肆虐。

  9月份的南苏丹烈日黄沙,赤地千里,日平均温度45摄氏度以上。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东非内陆国家,2011年7月9日宣告独立,自2013年以来就陷入了持续的武装冲突。多年来,中国派出由道路桥梁、建筑安装、支援保障、给水等各专业组成的维和分队,成为维护苏丹和平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维和任务区,洪斌和战友们与当地居民相处极为融洽,孩子们都喜欢经常这样围在维和官兵身边。洪斌 供图 在维和任务区,洪斌和战友们与当地居民相处极为融洽,孩子们都喜欢经常这样围在维和官兵身边。洪斌 供图

  “刚下飞机的那一刻,我额头上的皮肤全爆皮了,感觉特别热。”这是南苏丹给洪斌留下的第一印象。

  “那里蔬菜严重匮乏,吃的水果全部是罐头,喝的是经过净化的尼罗河水,若逢下雨天,满布坑洼的道路能把工程车淹没。每次执行任务,我们必须先喷防蛇药,花露水,警戒区洒硫磺粉。”

  在维和任务区,洪斌和他的战友们面临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

  “当时我们营地院子里有两颗芒果树。芒果熟的时候,没有执勤任务的官兵全部聚于树下,每人分了一枚。大家都将芒果凑到鼻子下使劲嗅闻,谁也舍不得吃。”洪斌说,这场景成为他幸福的回忆。

  危险与“死神”同在

  在南苏丹,与困难相比,最大的危险还是来源于战争。洪斌和战友们的每一次出勤,都意味着接受生死考验。

  在一次武装冲突中,一枚四零火箭筒从正在负责警戒的洪斌头上飞过,打到集装箱上后便爆炸了,残留的烟尘久久不散。那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令洪斌至今仍心有余悸。

  2016年7月10日,步兵营一辆装甲车在总部营地被一枚流弹击中,洪斌的战友杨树鹏、李磊壮烈牺牲。

  “当时,我们全营官兵都作好了为杨树鹏献血的准备,谁知还没来得及献,树鹏就走了。”说到此处,洪斌抑制不住满眼泪水。

  “洪斌维和期间,您是如何度过的呢?”

  面对记者的提问,父亲洪木金的眼泪也是瞬如泉涌。

  “心情复杂,提心吊胆。”洪木金说,自从儿子去了南苏丹,他们夫妇再未睡过一个踏实觉。每天看报纸、听新闻成了两人必做的“功课”,家里的电视也固定在了央视七套军事频道上。

  一次战争中,洪斌驻所的信号塔被击中,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洪木金反复拨打儿子的手机都没有回应,满首乌发一夜白头,整个人也迅速苍老了下去。一周后,信号塔修好,洪斌打来了电话。“你还知道给家打电话啊……”一句未完,洪木金便放声大哭。明知儿子没错,他还是生平第一次“吼”了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